首頁>文化歷史
南宋詞人寫下的《臨江仙》道盡了世事滄桑
2020-06-14 來源:騰訊網文化


“十年之前我不認識你,你不屬于我;十年之后我們是朋友,還可以問候,只是那種溫柔,再也找不到擁抱的理由……”

對于一生的時間來說,十年不算長卻也不算短,長到足以改變很多東西,短到仿佛只是過眼云煙。

一直覺得“十年”是個很憂傷的詞,“十年生死兩茫茫,不思量,自難忘”、“背燈和月就花陰,已是十年蹤跡十年心”、“桃李春風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燈”……

十年已如此悲痛,那么二十年呢?

南宋詞人陳與義,20年后回憶往事,寫下一首《臨江仙》,道盡了世事滄桑。

和李清照一樣,陳與義是個橫跨兩宋的文人,他出生于北宋哲宗皇帝年間,經歷了那場對很多人來說的噩夢——“靖康之難”。

他是洛陽人,被譽為一代“詩俊”,和朱敦儒等人并稱“洛中八俊”。

在金兵南下之前,他在朝廷里擔任酒監一職,靖康之難爆發后,他輾轉于湖北、廣東、福建等地。

南宋建立后,他被任命為中書舍人。

這首《臨江仙》寫于1135年,當時的他退居青墩鎮僧舍。

一個夜里,輾轉難眠的他登上了小閣樓,想起20多年前北宋繁華的洛陽,一時感慨萬千,便寫下了這首詞,道盡了世事滄桑。

詞的上半闋是對昔年美好生活的回憶。

他想起當年常和友人在洛陽南面的午橋宴飲,座中全是英雄豪杰。

他們把酒臨風,吟詩作對。

月光灑在湖面上,隨著流水悄然而逝;杏花樹下飄蕩著悠揚的笛聲,一直到天明。

這里的“午橋”是洛陽的一處名勝,唐朝時白居易、劉禹錫、裴度等人常在此吟詩唱和。

所以“午橋”對于詞人來說,不僅代表著故鄉,更是他青蔥歲月,瀟灑過往的見證。

而“長溝”、“流月”、“杏花”、“疏影”這幾個意象,共同營造了一幅唯美浪漫的畫面,將作者當年那種閑情雅興完美地勾勒出來。

只是當年越是美好,如今追憶就越是沉痛。

下半闋畫面一轉,便回到了現實。

昔年種種,如今想起,恍如一場夢,雖然如今已安定下來,但是回想起靖康之難時的顛沛流離,不免膽戰心驚。

帶著這樣的心情,他登上了小閣樓,望著窗外雨后新晴的月色,心中一片暢快。

古往今來,多少事、多少人,轉瞬即逝,最后都化為那半夜三更的漁唱呢?

“古今多少事,漁唱起三更”,結尾宕開一筆,從自身的遭遇和感受上升到對整個人生和歷史的思考,整首詞的境界便開闊了許多,讀來令人為之一振。

后來楊慎的“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談中”,想來也是受了這首詞的影響吧。

后人對這首詞的評價很高,清朝的陳廷焯在《白雨齋詞話》曾言“筆意超曠,逼近大蘇”,“大蘇”就是蘇軾,蘇軾的豪放灑脫是眾所周知的,而陳與義這首詞境界直逼蘇軾,足見這首詞寫得有多好了。

在這首詞里我最喜歡的是“杏花疏影里,吹笛到天明”,然而令我感慨的卻是“二十余年如一夢,此身雖在堪驚”,道盡了世事滄桑。

其實,無論是十年,還是二十年,都不過是個數字罷了,真正觸動人心的是隱藏在那似水光陰中的無奈和滄桑。

時間很短,天涯很遠。

一念花開,一念花落。

歲月如梭,人生如夢。

我們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么,更不知道十年、二十年后會如何。

我們能做的就是多一點微笑,少一點煩惱,賞一窗花開,盼一世安好。

分享到:
責任編輯:朝艷

好書推薦

2016淘宝小号怎么赚钱吗 七乐彩几个号才中奖 排列五最简单选号方法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(2020年1月22日) 全天北京pk10连中计划 最好独平一码高手论坛 600797股票行情新浪 河北11选5玩法介绍 华亿配资 广西快乐双彩技巧 11选5杀2个100%技巧